今天是:
党建资料

当前位置:首页>>

周恩来侄女谈家风与家规:总理是国家的,不是我们家的
发布时间:2015-06-16 来源:中国新闻网 点击率:2962

“总理是国家的,不是我们家的。”新中国开国总理周恩来侄女周秉宜4日作客南开大学“公能讲坛”,回忆周总理的生活点滴,讲述“西花厅的家风与家规”。“伯父和伯母不仅严于律己,对亲属们也严格要求,这使周家树立起了良好的家风。”

  周秉宜是周恩来胞弟周恩寿的三女儿,1949到1968年期间,在中南海与周恩来、邓颖超一起生活,从小受到他们的言传身教。一直从事周恩来思想研究工作,有着较高的学术造诣。现为中央文献研究室周恩来研究会常务理事、南开大学周恩来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

  “伯父不让我父亲担任什么官职。所以,父亲一直就是内务部的一名普通干部。”周秉宜说,北京解放以后,周恩来就把三弟一家接到北京,原因有二:其一,周恩来的母亲临终前嘱咐他一定尽长兄职责,照顾好两个弟弟;其二,担心弟弟在天津受到特殊照顾,破坏党的纪律。“一些领导有意提拔我父亲,也都被伯父拒绝了。”

  在周秉宜的记忆里,周恩来工作起来一直没日没夜,晚上经常工作到凌晨五、六点,每天只睡不到6个小时。“一到晚上工作,伯母就特别不放心,就怕他坐进办公室里好几个小时不出来。”周秉宜说,周恩来工作起来是不允许打扰的,别人劝他休息,他总是“拖延”。

  后来,邓颖超想了个办法,她有意让小孩子进去把周总理拉出来,“强迫”他休息。“如果是儿童,他是不太拒绝的。因此,我那时候比较多的任务是拉他出来去散步。”周秉宜说。

  西花厅是总理办公的场所,孩子们在西花厅生活也有“三大纪律”:保持绝对安静;周恩来和秘书们的办公室不能进,不能享有领导干部子女特殊待遇;不该看的不看,不该问的不问,不该说的不说。

  作为总理的侄女,周秉宜从来就享受不到所谓的领导干部子女“特殊待遇”。她回忆,某年夏天,总理在西花厅接待苏联外宾。国务院招待科的工作人员就准备了一桶冰淇淋,用以招待外宾。工作人员看见两个小孩儿在,就给周秉宜他们一人盛了一小碗。“很快我伯母就知道了,她把那位工作人员严厉地批评了一通。以后就再也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我们再也没吃过那么好吃的冰淇淋了。”周秉宜说。

  周恩来总理还规定,家里的小孩子上了小学就不能再在西花厅吃饭了,必须去吃大食堂。周秉宜记得,上小学的那年九月,总理的卫士长发给她一个搪瓷缸、一把勺子,给了她两毛钱,让她和哥哥一起到国务院第三大食堂打饭吃。从那以后,除了老家来了亲戚外,无论刮风下雨都是如此。

  虽然是周总理家的孩子,周秉宜却不被允许随便到其他领导家串门、玩耍,就连西花厅的工作人员家也不行。“伯母不允许我们去打扰别人,给人家带来麻烦。”周秉宜说,小学毕业那年,邓小平的女儿邓楠热情邀请周秉宜去家里玩。在“请示”了伯母后,按照伯母要求,到中南海大门外,通过警卫通报,请邓楠出门接到家里。

  “其实,是可以从里面穿过去的,而且警卫都认识我们这些孩子。可是伯母就是不允许搞特殊,严格按照出入规定来办。”周秉宜谈及往事一件件,处处透出“家风正”、“家规严”。

  周秉宜还一直记得总理曾在一次家庭会议上的表态:“你们不是我的子女。如果是,我会要求得更严格。”

  “伯父伯母为什么那么严格地要求我们?他们就是想让我们明白,总理是国家的总理,不是周家的总理,是为大家服务的。”周秉宜表示,因为总理的言传身教,自己无论什么时候都提醒自己是个普通人,不能搞特殊。

版权所有:中共福州市委市直机关工作委员会
地址:福州市仓山区南江滨西大道193号东部办公区4层    邮政编码:350001      闽ICP备14018556号-1

闽公网安备 3501040235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