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党建资料

甘洒热血痛杀敌寇


    “我用白求恩给的这条腿,走进军营,走向战场,走向生活,踏上解放全中国的征程。”

讲述人:余新元(离休干部,沈阳军区鞍山军分区原副政委)

  

1937年8月25日,以中华利益为重的西北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我所在的红一方面军一师被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第八路军115师杨成武独立团。9月15日,部队从陕西出发东渡黄河。

9月25日黎明,骄横的日军板垣师团千余人向平型关开进,待进入包围圈后,上级下达了攻击命令。经过十几个回合的激烈战斗,我军乘势全线冲杀,将剩余的180多名日军分割包围在5公里长的狭沟里,展开了肉搏战。经过近一天的激战,全歼这股日军。

平型关大战以后,侵华日军把晋察冀根据地视为心腹大患。1939年9月下旬,日军华北方面军以两个师团、两个独立混成旅团的兵力,对晋察冀边区北岳区进行秋冬季大“扫荡”,敌阿部规秀率独立混成旅团进犯晋察冀军区第一军分区。

11月4日,日军独立混成第2旅团一部1500余人孤军冒进,由涞源经雁宿崖向黄土岭进犯,企图寻找八路军主力决战,进行报复“扫荡”。6日傍晚,日军抵黄土岭地区。我所在的晋察冀军区部队和第120师特务团在一夜之间,完成了对日军的包围,一场大战就此打响。

被包围的日军拼了命地想突围出去,在我军阵地前集结了近千人轮番冲锋。我所在的团连续打退了敌人17次冲锋,阵地前留下了300多具日军的尸体。团长陈正湘通过仔细观察,发现了日军的指挥所和观察所,立即指挥炮兵连开炮。我与战友们操作4门迫击炮连发12发炮弹,摧毁了这两个重要目标,毕业于日本帝国陆军大学、号称精通山地战的“名将之花”阿部规秀中将在炮火中被击毙。

这彪炳史册的战果,让我内心中充满着骄傲和自豪。但就在这次战斗结束后,我发现自己无法站立了,战斗中一颗子弹穿过了左腿。我的左腿从小腿到大腿根,肉都被炸飞了,伤势特别严重。处于半昏迷状态的我被抬到一个临时搭建的简陋医疗点。医生说要想保住这条命就得选择截肢,建议立即截肢!然而,事情出现了转机。白求恩来到了医疗点。当白求恩听说我只有16岁就和战友一起打退敌人10多次冲锋,不仅打死了300多个日本鬼子,还打死了日本阿部规秀中将,受到了中央军委嘉奖时,坚决反对截肢,当机立断:“保守治疗,一定保住小英雄的腿!”

白求恩大夫先用剪刀把我腿上被子弹打飞出来的肉全部剪掉。当时条件非常简陋,没有麻药,连消毒药水都没有,白求恩就把捣碎的蒜汁摊在黄纱布上,再用镊子将黄纱布从我左腿里侧捅进去一直捅到外侧进行消炎处理。

术后大约1个月的工夫,我的腿就基本肿消了,半年以后,新肉也长出来了,伤口基本就愈合了。